你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新闻中心>行业新闻

风电“大跃进”后能否东山再起

   风电经过“大跃进”式的发展后,行业利润大幅下滑,华锐风电、金风科技、湘电股份净利润同比分别下降了48.3%、45.0%和43%,风电配件商泰胜风能的净利润则下降了61.5%,一些小型风电企业纷纷倒闭。风电业陷入了前所未有的低谷。

  利润下滑 质量下降

  “目前,已经出现了客户有订单不提货,或者提了货不付款的现象,”一家不愿公开身份的风电企业相关人士告诉中国商报记者。“这与前几年先付款还要等一年才能拿到设备的情景,简直是天壤之别。”

  风电业经过前段时间“大跃进”式的发展后,出现了业绩和利润大幅下滑,仿佛一下便从神坛跌入了地狱。以风电行业几家代表性的企业日前发布的公告为例:华锐风电、金风科技、湘电股份净利润同比分别下降了48.3%、45.0%和43%,风电配件商泰胜风能的净利润则下降了61.5%。

  湘电股份把“市场竞争异常激烈”作为业绩下滑的一个重要理由,而泰胜风能则把“市场竞争激烈,产品价格下降”列为业绩缩减的首要原因。华锐风电高级副总裁陶刚在谈及上半年净利润同比下降的原因时说,“2011年上半年,激烈的市场竞争导致产品销售价格下降、销售收入减少,毛利率也有所下滑。”

  相对于风电业大企业业绩大幅下降,小企业的日子就更难过了。中国农机工业协会风能设备分会公布的材料显示:多家风电设备制造企业均于数月前宣告风机项目停产,有的企业甚至刚刚生产出样机便倒下了。

  “无序的价格战所带来的不仅仅是风电装备行业利润的整体下滑和小企业倒闭,更为重要的是会引起风电行业事故频发,危及整个行业。”金风科技一位负责人告诉中国商报记者。

  今年2月24日,中电酒泉风电公司桥西第一风电场出现电缆头故障,导致16个风电场598台风电机组脱网。国家电监会认为,此次事故是近几年中国风电“对电网影响最大的一起事故”;4月17日,甘肃瓜州协合风电公司干河口西第二风电场因电缆头击穿,造成15个风电场702台机组脱网。同日,在河北张家口,国华佳鑫风电场也发生事故,644台风电机组脱网;4月25日,酒泉风电基地再次发生事故,上千台风机脱网。

  据甘肃省电力公司介绍,截至4月底,酒泉风电基地风电场累计发生各类事故43次,其中发生风电机组脱网超过100台、影响范围较大的故障7次。除4月25日事故是电网事故波及到风电场以外,其他事故均是风电场事故影响到了电网。

  风电发展较快的内蒙古、吉林、河北等地,也先后发生过风电机组脱网事故。

  “风机不具备低压穿越能力,是引发脱网事故的重要原因。” 电监会安全监管局相关人士告诉中国商报记者。当前已投入运营的风电机组是按火电水电制造的(火电水电转速较快且稳定,而风电转速慢且不稳定),多数不具备低电压穿越能力,在电网出现故障导致系统电压降低时容易脱网。低电压穿越能力是针对风电场的一种专门技术要求,这就是当电网故障或扰动引起风电场并网点的电压跌落时,在一定电压跌落范围内,风电机组能够不间断并网运行,不能“抛弃”电网,以减少电网波动的原因。

  为何风电设备制造商不使其设备具备低压穿越能力呢?

  “利润下降迫使制造商不断压缩成本,当有效成本已无法精简的时候,一些制造商为了生存会铤而走险,偷工减料,致使产品质量下降,虽然制造商在投标中都称自己的设备具备低压穿越功能,但由于不是国家强制标准,一些企业为了省钱,只是应付了事,根本不起作用。”文章开始提到的那位不愿公开身份的风电设备企业负责人道出了其中的奥秘。

  罪在风电“大跃进”

  对于风电业出现恶性竞争的原因,“主要是一些地方政府钻了政策的空子,跑马圈地盲目上马引起的。”风电业一位不愿公开身份的人士告诉中国商报记者。

  按照之前的核准办法,我国5万千瓦以下的风电场项目由省一级投资主管部核准

  即可,无需上报国家能源局。地方政府钻了这个文件的空子,大量上马5万千瓦以内的风电场项目,或将大项目化整为零规避审批,从而导致地方风电场项目与国家新能源开发整体规划冲突、与电网整体规划不协调,进而造成大量风电机组无法接入电网的浪费现象。据了解,截至目前,国内上马的风电场项目中,93%左右经由地方审批。

  “为了不用国家发改委批,各地就批出了好多个4.95万千瓦(的项目)来。明明是10万千瓦(的项目),他分两次批,那就不用国家发改委批了,(地方)自己就批了。”原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能源局局长张国宝告诉中国商报记者。

  当时曾有人把陆上“千万千瓦级风电场”与“长江三峡水利枢纽工程1820万千瓦时的总装机容量”相对比,还创造了“风电三峡”这个新名词。“风电三峡”一时成为必不可少的“炒料”。在媒体宣传及地方政府的推动下,目前,全国建设中的千万千瓦级风电基地已经增加到8个,24个省、自治区都建立了自己的风电场。按照“十一五”初期的规划,风电装机总量是500万千瓦。到了2007年底,目标调整为1000万千瓦。最后的结果是,整个“十一五”的装机总量超过了4000万千瓦。不仅如此,2010年新增的1893万千瓦风电装机中,仅有1400万千瓦并网。

  一些地方政府为何有上马风电场项目的冲动呢?

  虽然口头上都号称是为了节能减排,但其真实目的却是“为了获得国家补贴”。

  “过去,我国风电发展过快存在很多问题,其中之一便是大量未经国家核准的地方风电项目占用了大量的电价补贴。” 中国风能协会副理事长施鹏飞告诉中国商报记者。用施鹏飞的话说就是“这等于是拿全国人民的钱补贴地方”。

  大量风电场项目的上马,对风电设备造成了巨大的市场缺口,于是,就出现了文章开始那位人士所说的,风电设备成了“皇帝的女儿”不愁嫁,还没出厂就被订购一空,有时甚至出现了交款一年后才能提货的少有的卖方市场现象。为发展风电业,国家加大了对风电设备的补贴。在此背景下,大量的资金涌入了风电设备制造业,一大批大大小小的风电设备企业纷纷上马。据不完全统计,仅风电整机制造企业便达到80余家。

  “警惕风电装备业投资过热!”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副司长史立山率先提出警告。随后,国家有关部门发文也指出,要严格控制风电装备产能盲目扩张,但为时已晚,已有一大批上马项目根本不能立即停下来。

  盲目扩张导致产能过剩,产能过剩导致价格战,价格战的加剧则让一些企业为降低成本而忽视产品质量,结果是在短短的一年多时间内发生了多起脱网甚至风机倒塌事故。

  反过来,风电事故频出引起了国家对风电的监管加强,市场对风电设备需求大幅下降的同时,其产品质量标准要求却更为严格了,再加之对风电设备业补贴的取消,让风电设备业更是雪上加霜。可以说,风电业经过“大跃进”后,目前正处于行业的深度严冬。

  当然,说风电“大跃进”是指其发展过快,造成只重数量不重质量,事故频发效益不高,并不是说中国不需要风电了。相反,我国虽然有着丰富的风能资源,但利用率却异常低下。公开资料显示,目前我国风电装机容量仅为印度的3/4,德国的1/4。无疑,大力发展风电仍是国家既定的目标和方向。今年,正值“十二五”开局之年,根据规划,2015年和2020年,我国风电规模容量分别为1亿千瓦和1.8亿千瓦。

  “浴火”后如何重生

  对于地方政府为获得补贴盲目扩张的问题,国家出台了《风电开发建设管理暂行办法》。该办法明确了地方上马风电项目须经国家能源局批复。

  “随着这一办法的公布,未能与国家规划和电网规划协调的地方风电项目,将被挡在国家可再生能源发展基金的电价补贴之外。”中国风能协会副理事长施鹏飞告诉中国商报记者。这一办法的出台将使原本已经捉襟见

  肘的基金在使用上变得更有效率,同时,将进一步放缓地方风电过热发展的脚步。

  对于风电质量事故问题,国家能源局下发了2011年第5号公告文件,批准了《大型风电场并网设计技术规范》等18项标准。

  “这次发布的《大型风电场并网设计技术规范》,对风电机组的低电压穿越提出了明确要求,这也是该项规范最鲜明的特点。”史立山告诉中国商报记者。过去国家电网公司的企业标准已提出了这方面的要求,现在上升为国家标准,表明大家对风电发展认识的深化。过去,风电装机规模很小,对电力系统没有任何影响,为了支持风电发展,对风电机组的性能要求不严。经过这几年的快速发展,风电在一些地区的装机规模已经很大,其在电力系统中的比重也较大,如果发生脱网问题,对电力系统的安全运行影响必然很大。

  《大型风电场并网设计技术规范》的出台,使一些风电设备商纷纷开始研发大容量机组,以谋求竞争优势。继华锐风电宣布首台6兆瓦风机下线之后,华仪电气发布公告称,公司将此前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资金所投项目中的“5.0MW风电机组研发”容量升级至6.0MW(总投资1.9亿元)。

  除了华锐、华仪之外,包括金风科技、国电联合动力在内的设备制造龙头企业也已启动6兆瓦风电机组研发。

  除此之外,一些风电设备商还把目光从陆上转移到了海上。

  金风科技公告称,公司拟将原募集资金投资项目南京金风项目(结余募集资金1.45亿元),变更为江苏金风风电设备制造有限公司“大丰海上风电机组研发和制造基地项目”,并将南京金风项目结余募集资金14461万元转投至江苏金风项目。

  无独有偶,另一风电设备制造巨头华锐风电亦宣布将改变原定募资项目,将资金集中投向江苏盐城港射阳港区海上风电机组装运基地项目。

  据了解,“十二五”规划将海上风电装机目标定为500万千瓦,较目前增长逾30倍。另外,国家第二轮100万千瓦海上风电特许权的招标也将启动,项目位置预计仍处于江苏省沿海地区。

  金风科技在其发布的2011年中报中指出, 国内的风电制造商对于海上风电均处于摸索阶段,基本处于同一起跑线,各制造商都希望在新的市场中占据一席之地。为在海上风电的发展中抢占先机,各风机制造商均加快了海上风电机组的研发进程,海上风电将成为未来市场竞争的主战场之一。